#民间传说#​#传奇故事#​有一天,在莱里市近郊的公路上,有一辆小汽车在飞驰着车里有一对年轻男女,那女的身穿黑衣,年轻貌美,是个女巫师,叫布兰什驾驶汽车的是个体体面面的小伙子,叫拉姆莱,是女巫师的情人汽车开到一幢豪华幽深的大宅院前停下了。

这大宅院的主人叫兰白黛,是一个拥有亿万家财的贵夫人兰白黛夫人年事已高,今天她是特地求布兰什巫师来帮她指点迷津的此刻,兰白黛夫人在一间精致豪华的客厅里,接待了布兰什布兰什坐在兰白黛夫人对面施展着巫术她口中念念有词,好象在和看不见的“神灵”对话。

兰白黛夫人迫不及待地望着巫师,等候着“神灵”前来解救她那不安的灵魂在巫师召唤来的“神灵”面前,兰白黛夫人毫不隐瞒地倾诉了自己满腹的苦衷原来,兰白黛夫人终身没有结过婚,眼下只有她孤身一人守着这幢大宅院她日夜担忧的是:将来,由谁来继承这份巨大的家产。

她的同胞妹妹哈丽爱特四十年前养了一个私生子,因此被整个家族视为叛逆,并且波剥夺了继承权可怜的哈丽爱特被迫把这个孩子送给了别人许多年过去了,兰白黛始终没忘记这件事,更惦念着这个失散的孩子她朝思暮想,希望找到这个孩子,让他来继承这份家产。

布兰什听完了兰白黛夫人的叙述,深表同情她立刻表示愿意帮助寻找那个失落的孩子兰白黛夫人感激万分,当场答应,事成之后以一万元美金作为酬谢并再三叮嘱布兰什:“您记住,这件事有关我的家族的名声,切不可向外张扬”布兰什连连点头答应。

布兰什告辞了兰白黛夫人,出了大院,便钻进了停在门外的汽车里她把兰白黛夫人托她的事向拉姆莱一说两个年轻人可高兴啦!他俩兴奋地谈论着,商量着,憧憬着事成之后,他们将获得一万美金,那时,就可以结婚,可以周游世界,真是前程似锦啊!。

可是,在这座近百万人口的城市里,要找一个人却也不那么容易他俩经过辗转奔走,多方打听,才从兰白黛夫人过去的司机嘴里打听到:哈丽爱特的儿子似乎被别人收作养子,可是那家人在一次大火中都被烧死了,遗骨安葬在巴罗克里克公墓。

这个不幸的消息,在他俩听来,好似冷水浇头他俩失望了然而一万美元的巨大诱惑力,却促使拉姆莱仍不死心他决定赶到墓地去实地看个究竟拉姆莱来到墓地,只见坟碑林立,秋风瑟瑟,阴气逼人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个人家的坟墓。

只见墓前有两块碑石并排在一起,上面分别写着父亲哈里和儿子爱德华的名字他不无遗憾地看着儿子的墓碑,暗暗思忖:也许这爱德华就是我要找的人可惜……拉姆莱凝视着墓碑上的名字,突然,他感到有些蹊跷:儿子爱德华的那块墓碑怎么是新的呢?于是,他立刻去询问刻写墓碑的石匠。

石匠是位年已花甲的老人,他告诉拉姆莱说:“前不久,有人出钱让我为爱德华刻了个墓碑死者是谁,我可不清楚”拉姆莱越想越奇怪那个出钱让石匠刻碑的是谁呢?爱德华到底死了没有?拉姆莱立即赶往民政署,他要到那看看申报的死亡登记。

在民政署,拉姆莱很快查到了为爱德华申报死亡的人是一家加油站的老板,名叫马洛尼可是他查来查去却查不到爱德华的死亡证明拉姆莱不由得欣喜若狂:爱德华还活着!拉姆菜离开民政署,立即决定顺藤摸瓜,先去寻找加油站老板马洛尼。

马洛尼的加油站设在宽阔的高速公路旁拉姆莱驾车来到这里,假装停车加油等马洛尼过来向他收钱时,拉姆莱突然问道:“先生,你认识爱德华吗?他就住在……”“他怎么啦?”没等拉姆莱说完,马洛尼迫不及待地问道拉姆莱威严地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对方,说:“有件关于法律方面的事想问问他。

”马洛尼稍一定神,接过名片,鄙夷地说:“你是律师?律师个个都是死要钱的”拉姆莱逼近他厉声说:“不,你如果能说出爱德华的情况,我给钱”“别缠着我,我不知道谁叫爱德华!”马洛尼说着转身想走拉姆莱抢先一步,跨到他面前,两道目光象利剑直刺马洛尼:“那好呀,有人说爱德华已经死了,可我认为他还活着,因为他的坟墓里是空的!你说呢?”。

马洛尼神情紧张地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别问我!”“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拉姆莱追问道,“你曾经为谁付过刻墓碑的钱?两星期前你又在为谁申请死亡证明书?”马洛尼顿时脸色发白,为了掩饰内心的慌张,他故意提高嗓门说:“少磨嘴皮子,快付你的加油费!”。

拉姆菜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付了钱,开车走了马洛尼警觉地注视着开出的汽车,暗暗记下了车号等拉姆莱一走,马洛尼就急急忙忙赶到一家珠宝首饰店老板阿丹姆逊见马洛尼来了,赶快把他让进内室,并用责备的口气问道:“你来干什么?有事不能打电话吗?”。

马洛尼气喘吁吁地说:“爱德华先生……”“混蛋!不知对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叫阿丹姆逊!”阿丹姆逊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马洛尼也顾不上计较对方的态度,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阿丹姆逊想了想,十分自信地说:“别发愁,上帝保佑,我们不会被发现的。

”马洛尼大声说:“怎么能不发愁?如果我暴露了,会被绞死的!火灾那天,你不过是把两个老家伙关在卧室里,而火是我放的!”原来,这个化名阿丹姆逊的人正是兰白黛夫人要找的姨侄爱德华爱德华勾结马洛尼,合伙谋杀了他的养父母,窃取了财产。

以后又和老婆弗兰一起,干起了凶恶的绑票“职业”前几天,他们刚绑架了富商康斯坦丁作为人质,诈取了一枚价值连城的钻石他以为拉姆莱打听他是冲着此事来的此刻他见马洛尼惊慌失措的样子,骂了一声:“安静点,胆小鬼!”然后狡黠地冷笑着说,“你不是有拉姆莱的车号吗?先找到他的窝,盯住他。

要是他再纠缠不清就宰了他!”再说拉姆莱回家后把了解到的情况对布兰什说了一遍,他俩商量决定,让布兰什到兰白黛夫人的家里,装神弄鬼地表演一番,摆出在和“神灵”对话的祥子,引诱兰白黛夫人说出更多的实情果然,兰白黛夫人在“神灵”的启示下,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急着告诉布兰什:“可怜的哈丽爱特在临终时说,有一个人知道爱德华的去向,因为这个人曾经为孩子洗礼……”布兰什听完了兰白黛夫人的话,欣喜万分,她忙不迭地告辞了兰白黛夫人,一出门便兴奋地对侯在外面的拉姆莱说:“圣安瑟姆教堂的牧师知道爱德华的下落。

因为,在这座城里,只有牧师伍德专门为孩子洗礼”拉姆莱担心地说:“既然兰白黛夫人想到了伍德牧师,就可能亲自去找他那样,她就不会给我们酬金了”布兰什一听一时没了主意拉姆莱想了一想说:“只有抢先一步赶到教堂,找到伍德牧师才好。

”说着,便转身向教堂方向走去这时,圣安瑟姆教堂的圆顶大厅里挤满了教徒,伍德牧师正带着大家做弥撒拉姆莱站在人群后面,焦急地等待弥撒结束仪式终于做完了,伍德牧师从讲台上慢慢下来,走向人群突然,有位老妇人跌倒在牧师面前。

牧师正要伸出手去搀扶她,冷不防,一位神职人员打扮的男人走上前来,往牧师肩上捶了一下,牧师立刻软绵绵地倒下来,失去了知觉这时,那个摔倒的老妇人迅速地站了起来,同那个男人一起挟着不省人事的牧师,疾步走出教堂。

教徒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一个个直愣愣地望着他们离去,茫然不知所措拉姆莱撒腿追出教堂,只见伍德牧师被那两人架进一辆停在门前的轿车轿车立即发动起来在驾驶座上,拉姆莱突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禁大吃一惊:“是他?”。

眼看着牧师被劫持而去,拉姆莱只得回到布兰什的家里他满脸沮丧,失望地对布兰什讲述他在教堂里见到的情景布兰什一听急躁地大嚷大叫道:“什么?你没跟伍德牧师接上头?废物!要知道伍德牧师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只有找到他,我们才能得到一万美元!我问你那绑架伍德牧师的一男一女是谁呢?”。

拉姆莱嘟哝道:“没看清楚不过,那开车的是马洛尼”他俩不知如何办,这时,电话“嘀铃铃”响了起来布兰什急忙抓起电话筒一听,竟是马洛尼布兰什一阵紧张,不知说什么好,拉姆莱也急忙凑了过来只听得马洛尼在话筒里说:“布兰什小姐,你和拉姆莱先生不是要找爱德华吗?我愿为你们效劳。

不过,得先说定了,成功之后,给一千美元酬劳”正在走投无路之中,布兰什听到马洛尼愿意效劳,不由惊喜交加经过电话中一番紧张的讨价还价,最后马洛尼同意只要二百美元酬劳,并且约定两小时后到夏门山的“爱普——玛凡”咖啡馆会面。

布兰什和拉姆莱虽然感到此事来得突然而蹊跷,但他们不愿放弃这送上门来的机会,于是决定前去赴约夏门山以险峻而闻名,一条公路顺着悬崖峭壁直通山顶,“爱普——玛凡”咖啡馆就座落在山顶上布兰什和拉姆莱驾着轿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向山顶驶去。

驶到半路上,只见在他们前面行驶的一辆绿色轿车突然停下他俩不由一惊,便硬着头皮超车过去当两车擦身而过时,只见那绿色轿车里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拉姆莱见没出事,他想自己太多心了,便顺利地把车驶入山顶停车场,然后和布兰什一起走进了咖啡馆。

他们环视四周,见马洛尼还没来,就找了个座位坐下,招呼服务员倒了两杯啤酒,边喝边等等了好长时间,啤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却不见马洛尼的影子布兰什象突然醒悟了似的,对拉姆莱说:“他在耍我们,马洛尼不会来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拉姆菜也发现自己上当了,于是两人驾车离开了咖啡馆拉姆莱驾驶着车,顺着山路往下滑行谁知在他们的汽车驶过的路面上拖着一条长长的油迹哎呀!汽车制动器里的液压油泵漏油了没有液压油,刹车装置就无法控制,车子越滑越快。

布兰什惊得急忙叫拉姆莱减速拉姆莱怎么也控制不住车速,汽车象头发疯的野兽往山下直冲布兰什吓昏了,拚命地踩制动器拉姆莱紧握着方向盘,左避右让地绕过一辆辆几乎迎面撞来的汽车突然,“砰!”一声响,车身擦着了路边的护栏,差点坠入百丈深渊。

布兰什已吓得魂飞魄散,一把紧紧抱住拉姆莱拉姆莱也急得大汗直冒,他意识到只有离开公路,也许还能逃生!他叫布兰什抱紧他,然后掉转车头,不顾一切地直朝路边一块荒地冲去车撞断了路边的护栏,翻倒在地上布兰什摔得鼻青眼肿,她挣扎着爬出车窗。

拉姆莱也从车底下钻了出来,居然身上什么伤也没有他一面拍拍身上的灰土,一面若无其事地逗着布兰什:“真有趣,你成大花脸了!”布兰什撩开散乱在面前的头发,挥起手就“啪啪”扇了拉姆莱两记耳光,打得他目瞪口呆拉姆莱连忙解释:“这不是我的过错,肯定是马洛尼捣的鬼。

他骗我们来这儿,然后,动手弄坏了我们的车”布兰什一下明白了:准是马洛尼想害死我们,故意搞坏汽车,制造了这次车涡她用手轻轻地抚着拉姆莱的脸心疼地问:“摔疼了吗?”“不疼,你呢?”“还好,错怪你了,请原谅”拉姆莱“嗨嗨”傻笑两声,然后抱住布兰什深情地亲了亲她的脸。

他俩丢下摔坏的轿车,沿着公路往山下走去没走出多远,突然,一辆汽车迎面疾驰而来两人赶快闪到路边可这辆车在他们身边嘎然刹住了开车的人正是马洛尼他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说:“你们是在这里等我吗?真对不起,我来晚了。

”拉姆莱强压怒火,平静地说:“汽车碰巧出了点故障,摔坏了”马洛尼一听,惊讶地说:“那么请上我的车吧,我送你们去找爱德华”布兰什冷笑一声,推辞说:“谢谢了,我们不想搭车,还是自己走着去你在山下等我们吧”他俩刚向前走了没几步。

只听后面“鸣”一声,马洛尼的车子恶狠狠地朝他们追来,眼看就要撞上了两人疾步躲开了

马洛尼刚要加快车速掉头冲上去时,突然前方出现了另一辆绿色汽车马洛尼急忙绕过去,车头一闪,却滑到了崖边他来不及刹车,竟“轰”一声,连人带车坠入了深深的峡谷这惊险的一幕,发生在几分钟之内,惊魂未定的布兰什和拉姆莱连忙跑到崖边,只见深邃的峡谷里,马洛尼的汽车在熊熊燃烧,吐出团团黑烟。

马洛尼死了!布兰什茫然地望着拉姆莱,不知该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拉着拉姆莱的手说:“去报告警察吧!”拉姆莱立刻制止道:“不,这事不能让警察插手,否则一万美元会飞掉的!”但是马洛尼死了,线索断了,一切只得从头再来。

布兰什和拉姆莱又为下一步该从哪里着手煞费苦心了可是马洛尼的死讯却很快传开了接着又传出:经过警方调查,确认此次车祸是由于驾车人大意所致,并无人为的因素几天后,马洛尼的葬礼在巴罗克里克公墓举行拉姆莱希望能在那儿得到一些有关爱德华的情况,便抱着侥幸的心情来到墓地。

他混在送葬的队伍里窥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特别注视着马洛尼夫人送葬的仪式结束后,人们都走了,只剩下马洛尼夫人单独一人拉姆莱见时机到了,便走上去和她搭讪开始时,马洛尼夫人拒绝回答拉姆莱的问话,反而指责拉姆莱是谋害他丈夫的凶手。

拉姆莱突然改变了口气,威胁说:“那好,你不说也罢,我现在就去警察局告发这起谋杀未遂案”马洛尼夫人一听,吓得脸色发白,她声音颤抖地请求拉姆莱不要张扬,她愿意讲出她所知道的一切马洛尼夫人领着拉姆莱来到爱德华的墓碑前,她心中交织着悲和恨,弯下腰去,使劲扳动墓碑,墓碑没几下就被推倒了,马洛尼夫人愤恨地告诉拉姆莱,这墓是假的。

拉姆莱迫不及待地问:“谁是爱德华?”“阿丹姆逊!”马洛尼夫人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名字这真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拉姆莱欣喜若狂,他一口气奔到布兰什家,一进门就大嚷道:“亲爱的,爱德华找到了,一万美元到手了!”布兰什惊喜地睁大眼睛问:“什么,找到了?快说他是谁?”拉姆莱亲了一下布兰什:“爱德华就是阿丹姆逊!”

布兰什激动地恨不得马上见到爱德华:“走!我们马上去找他!”拉姆莱却慢悠悠地斟了杯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别忙,明天吧,我挺累的,一切我会安排的,我们还是睡觉吧”“去你的!”布兰什执意要立刻去找阿丹姆逊。

她把拉姆莱打发回去后,沿着街上的一家家店铺寻找过去当她最后找到阿丹姆逊珠宝店时,已经是满街华灯了珠宝店已经打烊,只有一个店员在清扫着店堂布兰什走进店铺,向那店员嫣然一笑:“请问,阿丹姆逊先生在吗?”“唔,他已回家了。

”布兰什笑嘻嘻地、娇柔地扭动腰肢说:“我是他的相好,有急事找他,你肯帮帮忙吗?”店员随口说:“他家住在弗兰克林大街1001号,你有事,自己去找他吧”布兰什谢过店员,跨出店门,驾车直奔拉姆莱住处不料拉姆莱不在家。

布兰什来不及等他回来,就留下一张便条:那人住在弗兰克林大街1001号,我去找他了!布兰什驾着汽车来到弗兰克林大街,她把车子停靠在阿丹姆逊家附近的隐蔽处,便朝1001号走去这时,四周静悄悄的,路上极少行人。

昏黄的路灯和阵阵晚风,显得阴森可怕布兰什壮着胆子,朝大门走去这时候,阿丹姆逊和弗兰正在里屋做着“送货”的行动准备两人来到车库的密室外面,通过一个暗藏在墙上的传声器,向关在密室里的伍德牧师命令道:“伍德牧师,请赶快穿好法衣,拿把椅子背朝门坐着,一点也别动,一切都会过去的。

”然后,阿丹姆逊在室外关掉密室里的灯,顿时室内一片漆黑阿丹姆逊和弗兰蹑手蹑脚地打开密室的门,靠近牧师,朝他肩膀上打了一针麻药牧师立即瘫倒在椅子上,失去了知觉他们正准备动手捆绑,突然,室外门铃声响了起来他俩猛地一惊。

弗兰说:“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呢?”她边说边从车库门缝里往外瞧着,“是一个女的,啊是她!”弗兰慌忙退回密室告诉阿丹姆逊:“是那个巫婆布兰什来了!”阿丹姆逊问道:“几个人?”“就她一个人”阿丹姆逊心想:这么晚了,一个孤身女人不可能单独行动,她身后也许有别人。

他让弗兰再去看看弗兰再一次从门缝里向外窥测,却已不见了布兰什的人影弗兰感到奇怪,她轻轻把门打开时,布兰什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弗兰惊得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布兰什微笑着跨进了车库,对闻声迎出来的阿丹姆逊点点头,很大方地自我介绍道:“我是布兰什小姐,见到你很高兴。

”阿丹姆逊立刻冷冷地说,他没时间接待她可是布兰什却毫不在乎他的冷淡,她滔滔不绝地告诉阿丹姆逊,兰白黛夫人有一大笔遗产,需要寻找继承人,找了很久才发现,阿丹姆逊就是她要找的继承人爱德华然而,布兰什的这些话,阿丹姆逊和弗兰几乎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俩心里想的却是怎样尽快把牧师弄走。

弗兰担心布兰什会发现藏在汽车里的牧师,她的目光禁不住不时往车门看去突然,她心里一声惊叫!原来她发现牧师法衣的一角露在车外她走过去打开车门,想把衣角塞进去不料,门刚一打开,那个牧师便从后座跌出车门布兰什见牧师给反绑着双手,感到情况不妙,她转身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的两条胳膊被阿丹姆逊紧紧地抓住,任凭她怎样挣扎、叫喊,还是被打了一针麻醉药,随即便不省人事地瘫倒在地上。

阿丹姆逊和弗兰见事已败露,便急忙把装满珠宝钻石的箱子搬上汽车,并商量着如何把布兰什带到野外,然后灭口正在这时,拉姆莱急匆匆地赶来了他是看到布兰什留下的纸条,怕布兰什出事,当他赶到1001号门前,见门外没有动静,就径直走进屋里。

忽然他听到一男一女的谈话声,虽然听不清谈话的内容,但却听出那个女的不是布兰什这可把他急坏了,他也不管屋里漆黑,就摸着墙直往里屋找去摸着摸着,他摸到了一个虚掩着的门,他也不管屋里是什么,便走了进去真是凑巧,拉姆莱糊里糊涂地竟摸进了密室,他突然摸到了布兰什的脸。

这时布兰什的药性已退,她醒过来了凭着感觉,她知道是拉姆莱来了,便“啊”的喊了一声,扑倒在拉姆莱的怀里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布兰什慌忙躺倒拉姆莱也藏到了门后阿丹姆逊和弗兰正准备将布兰什抬出密室突然布兰什“哇”地大叫一声,猛地从地上蹦起来,发疯似地推开两人,撒腿向门外逃去。

他俩正要追赶,拉姆莱也一个箭步蹿出门去,随即转身“砰”把密室门关上了而这密室只能从外面打开,这下子阿丹姆逊和弗兰被反锁在自己设计的密室里,束手待擒拉姆莱和布兰什高兴得拥抱起来:“这下一万美元到手啦!”布兰什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指示拉姆莱:“快去打电话吧!把好消息告诉警察局,把坏消息告诉兰白黛夫人。

告诉他们……”每天不断更新古今中外小故事,有喜欢此类文章的朋友可以点击关注或者点赞收藏;您还可以长按点赞,这样就可以强力推荐此文。多谢观看,谢谢您的支持!。。。